捡垃圾的蛆。





—————————————————

无脑妄想垃圾堆

【The Lord of The Rings】【A/L】A Night

Aragorn opened his eyes, or to be specific,opened his eyelids. Albeit to his flickering lashes that trembled like butterfly wings on a flower, his eyes kept still, staring at the hovering darkness abovehim which crouched down and bent over, with sharp white teeth and an evil grin.

 

 

Within the next blink, the bizarre shape hadgone. He could only see his bedroom ceiling, dim and shadowy.

 

 

Shadows was now creeping upon his chest. Thisshould be the shadow of his roof lamp reflected from the moon light thatsneaked into this room through curtains, but this was giving Aragorn an uneasyfeeling.

 

 

He stretched his limbs, could almost hearhis own joints moaned, and he didn’t care. It was about 2 o’ clock in the morning,and he had just had the wriest, if not one of, dream beyond his wildestimagination, with the screams of shapes like deformed half-human piercing thebloody sky of down. Those shapes were strong, swart, with large hands and thickfeet, carrying broad-bladed swords and bow of yew., but they screamed because theywere fleeing, fleeing from the battlement and chasers like swift wind behind. Theirugly faces twisted by the fear from their heart; their mouths opened so wideand wild that could swallow a small beast alive; their legs quivered and their feetwas padding the ground with all speed they could gather. They ran quick, but noquicker than valiant horses of Rohan behind.

 

 

Preys were hunted, their sarcastic yelling andcrying could be heard by white mountains stood far beyond, glittering in goldand red by the falling sun in the west. Aragorn’s face had been covered by bloodand dust, but no tiredness and weariness he was seen. He raised his blade and cried:‘Elendil !’,, with a flash of whit light an orc’s head was slain.

 

 

The little cracking sound of the closetdoor brought Aragorn’s attention back to reality. He had tried to re-sketch scenesfrom his dream, slaughter and carcasses lying motionless on the ground. But thedream was fading, colours and faces drifted away, diminishing in the deepestsea of his mind, and no star could shine upon them.

 

 

Aragorn opened the lamp, blinking his eyestwice, trying to adjust the pouring brightness that chased away shadows in thecorners. He glazed around his bedroom----standard single ensuite for collegestudents. His sight fixed on his study for a while, staring at it so burnt andhard, yet the desk still, no monster or creepy shape crouched beneath it,

 

 

 Aragornmocked at himself for his over-tense, deciding to blame this bad dream to theextreme pressure before exams. It’s common for university students to stressout for the incoming final, and there is nothing special to it. He tried tocalm down, but his throat was burning, like fire licking woods, or like claws ofbeasts scratching his trachea. So he went out of bed, needing something warmfor a drink. Tea or coffee, he didn’t care.

 

 

He made himself a Cappuccino with plenty ofmilk in. With the normal habit of no sugar, he poured two tea spoons of cubicsugar this time. It is said that sugar has a strong calming effect, used totreat panic in the long past, and he decided to go with superstition now. Aragornheld his mug up, leaning to the kitchen table, sipping his over-sweeten coffee.It was hot, very hot, so he swayed his cup gently, blowing the surface of theliquid. The brown coffee was tilted a little, with small ripples blossomed on top,like a pound in a soothing spring rain. 

 

 

His thoughts started to flow again,streaming from the head, falling and winding to the unexisted land beyond. Hesaw dome came, the shadow of night melted. the long arm of light stretched inthe east, red light glowing from the horizon. Men and horses glimmered in gold,their armours and spears reflected the shine of rising sun. Day had leaped tosky. The red rim of the sun rose over the dark shoulders of the land. Powerfuland young the sun climbed, night departed.

 

 

And behold! There stood Theoden King son ofThengel, his figure tall and valiant; in his eyes wisdom and mightiness forgedby the pass of time shown. His face was of a living king, highly and majesty helooked, the King of Mark. Beside him stood Aragorn son of Arathorn, Elessar,the Elfstone, Dunadan, King of the White Tree, hire of Isildur, the most mightblood inherited from the Westerness sailed from the grey sea.

 

 

The plain of Pelennor was beneath their feet,green grass had been trampled by horses, boots, orcs feet, and maybe evenhobbits. Blood splashed from here to there, piles of body mounded on the turf, sohigh that almost conceal the sky.

 

 

This should not be true, Aragorn thought tohimself, Theoden had long perished before he came to the battle of Pelennor, carryingthe aid with all the speed he had. Nor he was fighting on foot in suchbattlement. 

 

 

So he looked around, but saw no TheodenKing of Rohan, but a slender Elf by his side. His eyes were of sea blue, glitteringlike diamonds in sunlight. Aragorn saw tree, water, freshness and freedom fromthose eyes, but he also saw courage and friendship, valiance and allegiance.Finally he saw affection, the love and adornment of elf poured out like water,poured to his heart and mind. So King of Gondor smiled, and leaned to kiss the Elf.

 

 

Aragorn almost jumped to his feet when heheard somebody talking to him from far off. His mug fell from his hand, justbefore clashing to the ground was it grabbed by a long, pale hand. But theremaining coffee had splashed, nobody could save that.

 

 

‘You are not sleepwalking, aren’t you?’ Hisfriend smirked at him, putting the cup back to kitchen table,‘Saw somebody went to the kitchen years ago, wandering if he wasdrowned in the sink.’

 

 

Aragorn sighed, ‘If it’s that easy.’

 

 

He turned around to find tissues, but hewas suddenly hugged from the back. Legolas’ long arms had crossed his waist,tightening around his belt. He felt the blond man leaned against him, put his jawon the shoulder, pinching at his collarbone.

 

 

‘Anything wrong?’ He asked softly behind.

 

 

Aragorn chose to say nothing but to lean back,he unbuckled Legolas’s hands, stroking gently his palm. The night is still deepoutside, they could hear nothing but the wind blowing trees , and leaves moanedfrom the chilly air.

 

 

Finally he asked: ‘ Would you beside me ?’For anything that happened and will happen.

 

 

He knew this is a statement rather thanquestion, so he cared no answer. He turned facing Legolas, seeing the unreadable grievances in his eyes. ‘Do not sorrow, for sorrowness eventually passes.’

 

 

He said gently, and kissed him, or kissed by him, it didn’t matter.

 

 

He remembered Socrates’s famous saying,that knowledge is recollection. You have the soul travelled far from the past, dwelling temporarily in this torso at present, but would ultimately relished back toheaven in the future . So Aragorn would then learn from his dream, about his glorious history that had been forgotten in the flow of time.


END



AO3 账号炸了所以暂时放到lofter来, 但是这个排版也太恐怖了吧。。有没有大佬教我怎么在lof打英语啊


【一拳超人】【埼all】亲昵的样子(老师脆皮苏)

*作者攻控

 

 

*最近很丧,写点沙雕段子快乐一下

 

 

【埼玉x杰诺斯的case】

 

 

埼玉在关系里面是很不主动的,与其说是他由于秃头所以像出家人一样佛系,不如老老实实承认他情商的低劣,没有心思也懒得说甜言蜜语。做过最出格的事情也就是在无意间揽着杰诺斯的手从超市一路逛回无人区,只是一脸正直大义凛然的改造人和一个光头矮子牵着手回家的样子实在是不太好看,路上不知道征集了多少路人奇奇怪怪的表情cg。

 

 

埼玉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三道四这段关系,他也不会浪费脑力去定义他们现在到底是“情侣”还是“师徒”,他只是觉得这段关系呆起来还挺舒服,毕竟杰诺斯主动做完了大部分的工作。亲吻和润滑都是他自动自觉地完成,那不上不是傻子。

 

 

因此埼玉深刻的反思了一下现在一脸通红像是番茄的杰诺斯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平时自己实在是太疏于照顾对方的感情了。

 

 

说起来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自己呼呼午睡起来的时候看到杰诺斯正在正直的收衣服,下午的阳光有几缕偷偷摸摸的跑到他金色的头发上蹦跳,配合他干净的眉眼和凌厉的线条,琦玉看着不知道怎么就心跳了一下。

 

 

“杰诺斯,过来。”

 

 

于是他招招手把弟子叫到跟前,半跪起来把杰诺斯的脸摁到自己跟前,用一根手指挑起来很认真的观察。然后吻了一下改造人的嘴角。

 

 

“这么看还是挺帅的嘛。”

 

 

埼玉嘿嘿的笑起来,伸手把杰诺斯坚固的发型揉成了鸡窝。

 

 

“感觉我赚了。”

 

 

说完埼玉就收回手,不管脸刷的红成火烧云的杰诺斯,想去打开电视。但是半里突然伸出一条真正的铁臂,把自己的腰牢牢抱住。

 

“老师。”

 

 

随后他感觉到杰诺斯把脑袋砸在自己肩膀上,像是大型犬一样磨蹭。

 

 

“您说这话,实在是太犯规了。”

 

 

埼玉听到之后笑起来,轻轻松松转过身,给了原本跪在自己身后的杰诺斯一个大大的拥抱

 

 

 

【埼玉x索尼克的case】

 

 

傲娇和三无走到一起,原本就比平常人多了些许艰辛。埼玉又是个那么那么心大的人,每次都不小心把索尼克气的半死。埼玉也很不理解忍者坚持要搞的半年一年纪念日,他哪里记得住那个日期?于是情况通常都会演变成他在呼呼大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梆梆绑”的敲门声,然后就是索尼克大吼的声音响起:

 

 

“秃子!是不是又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秃子被吵醒,心情很不愉快。埼玉从被子里钻出来,穿着一条四角裤,睡眼朦胧的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衣冠楚楚一看就是特意打扮过的索尼克,西装鲜花样样俱全,手里还拿着一个蛋糕盒。而咬牙切齿的忍者已经憋火到决定在琦玉开门的时候就痛骂他一顿,却在看到男朋友八块腹肌天神一样健美的体格的时候“噗嗤”一下红了脸,色厉内荏的把鲜花往前一推:

 

 

“随便买的!”

 

 

然后他就像旋风一样冲进房间,留下呆滞的琦玉。

 

 

埼玉不明所以的耸耸肩,带上门走回来的时候看到索尼克已经在勤快的理被子,收拾乱七八糟摊一地的漫画和光碟。不愧是音速的忍者,收拾东西也如同狂风过境轰轰隆隆,三下两下就把脏脏乱乱的和室收拾到干净体面。埼玉歪着脖子站在门口,他被索尼克勒令收拾好之前不许重新躺回去。于是他无事可做,就走过去打开了索尼克带来的蛋糕。

 

 

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是,里面并不是蛋糕店经常贩卖的奶油蛋糕。这是一个很丑的巧克力布朗尼,像歪脖子鸡一样往一边扭曲着倾倒,巧克力和奶油糊的到处都是,蛋糕上缀拾着几颗巧克力豆。还有丑丑的白巧克力立牌,上面笨拙的画着埼玉的秃头。

 

 

埼玉有点好笑,看来索尼克的烹饪技术很不怎么样。他正打算把盒子封回去,忍者已经站起来向他的方向走来。

 

 

“真是的,这么小的房间还这么乱。要是没了我看你琦玉怎么活下去————”

 

 

随着尾音戛然而止的,是埼玉抹了一块奶油,擦到忍者的脸上。

 

 

“啊,溅到奶油了。”

 

 

埼玉嘻嘻的笑,弯下脖子,舔掉索尼克脸上的奶油。

 

 

“一周年快乐,减速的帕尼克。”

 

 

然后他看到僵硬在原地的索尼克眼睛慢慢变大,脸上浮现的红晕越来越多。下一秒埼玉就被扑倒在地上,腰被紧紧地夹住,脖子上被索尼克的胳膊死死地怀绕,光头被迫享受了一个法式湿吻。

 

 

 

【埼玉x饿狼的case】

 

 

与其说叫饿狼,不如叫萨摩耶更加合适。浑浑噩噩把饿狼办了以后,这种声音就一直在埼玉的脑袋里来回盘旋,挥之不去。他发誓他每一次摸饿狼脑袋的时候,都会看到对方有一条大尾巴在空中疯狂摇摆,发情一样激动的抖来抖去。

 

 

但是这是一条凶恶的萨摩耶,这点埼玉不否认。他手指摸到自己被咬破皮的嘴唇,舔一舔,然后低下头看瘫在被子里的饿狼。

 

 

白色头发的青年看起来凄凄惨惨的,琦玉毫不怀疑如果他是在街上见到这样的人,他会怀疑对方是不是被怪人打残了。饿狼被绳子绑起来的手腕通红,摩擦出血。身上也是这里破一块皮那里青紫一块。两条腿有点无力的向外面敞开,腿根被掐的紫黑紫黑,大腿内侧是狼藉的斑驳的体液。

 

 

埼玉坐在旁边,看着饿狼呼吸还有些不稳,脸上潮红未退,正颤颤巍巍的试图合拢腿。于是他伸出手掐掐饿狼的脸:

 

 

“喂,你行不行啊,看起来很痛耶。”

 

 

饿狼看起来好像一下子被气笑了。他霍地睁开眼睛转过脸去咬琦玉的手指:“他妈的是谁把我弄成这样的?”

 

 

埼玉悻悻然的缩回手指:“好咯。”

 

 

他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干脆想爬起来烧水喝。可是埼玉还没有动就被饿狼一下子抱住,背后的男人张口咬向他的肩胛骨,却又很舍不得的停下,最后换成了细细密密的舔吻,伸出舌头描述他脊背的形状。埼玉感觉到晰晰嗖嗖的动静,发现是饿狼在用力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真当你是狗啊!”

 

 

埼玉一巴掌拍到饿狼脑袋上,“让开,我要喝水。”

 

 

“——不让!”

 

 

饿狼凶狠的滋出牙,轻轻咬琦玉的皮肤。

 

 

“做狗也是你一个人的狗,这辈子你都别想把老子甩开。”

 

 

 

【埼玉x水龙的case】

 

 

埼玉深知自己常常遇人不淑,极差的眼力让他很难第一眼就看清楚对方的全部性格。但是他对天发誓他从没见过向水龙这样不要脸的人,让他自己都甘拜下风。

 

 

初见的时候明明是一位心高气傲性格爽朗的武林高手,有着矫健的身姿和埋藏在心底的骄傲,眼前这个狗屁膏药是怎么回事啊!

 

 

埼玉在心中欲哭无泪的哀叹,辣眼睛的把眼皮闭上,拒绝去看裸体围裙的水龙。

 

 

“——你快把衣服穿上!”

 

 

破喉咙的呐喊声不知道有没有响彻天际。

 

 

“怎么了?不好看吗?”

 

 

水龙在他面前转个圈圈,小破围裙根本遮不住他挺翘的大胸肌和屁股,武林高手还骚骚的摆出女仆咖啡厅卖萌的姿势。

 

 

埼玉承认水龙身材好,但是这不是他一回家就想看到的东西。他在路上盘算过今天可不可以吃到咖喱,并且为了梦想中的鸡块欢欣鼓舞。他也大大方方接受前菜,只是他现在怀疑这盘前菜可能会把他搞到人体衰竭。

 

 

他又一遍感叹,勉勉强强睁开眼睛,碰碰水龙手感良好的胸肌。“求你了,我们先吃饭,其他一切好说。”

 

 

他看到水龙的眼神亮晶晶,幸福的嗯了一声就去厨房端菜,还顺便偷偷摸摸亲了一下埼玉的嘴巴。嘴唇相碰的感觉很好,但是埼玉隐隐觉得肾在开始痛了。

 

 

 

【埼玉x King的case】

 

两个死宅玩了一整天的galgame,并没有超出友情的战友情谊升华:)

 

 

END


没有肾了 溜了

【魔戒】【AL】旅程

*翻到了之前写的短篇 就随便发出来吧


*BGM:Hymn for Hypatia by:Biane Birch 请一定要听!!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糟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铁骑奔驰在平原之上的轰鸣,利刃挥下血流长河的悲嘶,如山如磊白骨皑皑的尸堆,从东方升起的旭日。还有金光初乍的白城,扑簌扑簌开花的白树,这些阿拉贡都经常梦到。在无人知晓的识海深处九曲回肠。

 

 

没有人再次询问过伊力萨王对于战争的态度,当然他也致力于将和平带给已经保守风霜残害的他的子民。丰功伟绩自不必说,神话和史诗已经一代代的流传。白树之君重新统治了刚铎和亚尔贡,在他的带领下户户夜无需闭,百姓知道他们伟大的会永远守护他们。

 

 

但是他也曾半夜惊醒,想念荒原的茅草味,夜半时分吹拂来的凉风,黎明初晨的露水,带着自由和野蛮的清香。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隐怅,仅仅在无人时分像是雨后的蘑菇突然冒了个头,在心尖上微微作痒。人皇日理万机,忙到焦头烂额烦躁不看的时候,只能找个窗户打开,用力呼吸外面带着山和海的味道。

 

 

因此伊西力安领主经常给他带来青草和鲜花。精灵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东西,而他的老友也吝惜走正道。往往是阿拉贡在与群臣讨论到焦头烂额之后疲惫的踏进书房,就发现桌上什么时候不知道多了一只花瓶,上面插着树枝和野花。这种时候窗户一般都是开着的,他抬眼就能看见精灵曲起一只脚坐在窗台上晃荡,一边哼着歌一边朝自己笑。

 

 

于是阿拉贡放心的笑开,把手上的东西随意仍在桌子上,大步走过去拽住莱戈拉斯的手腕,把灵活的精灵拖了下来。

 

 

“整天大道也不走。”

 

 

他笑着说他,在桌子对面随意的坐下。这是伊力萨王为数不多可以放松重新做回自己的时刻。他有点歪斜的半卧在扶手椅里面,皇冠待久了箍得脑袋疼,于是他把它扯下来扔桌子上,仍然像个游侠一样翘起腿。

 

 

“所以是什么风把我们伟大的领主吹过来了?”

 

 

他仍旧是笑,不再是君主仁慈的笑,而是那位自风雪而来的神行客的笑,流露着带着嘲意的友善,眼角的细纹弯起好看的弧度。

 

 

莱戈拉斯没有答话,只是走到阿拉贡跟前,捧起一撮滑落在人皇肩膀上乌黑的卷发。伸出手指拨开,里面有长长的银丝。

 

 

“你的白头发又多了,阿拉贡。”

 

 

莱格莱斯含着笑,把那根头发拎出来,拎到阿拉贡眼前晃啊晃。

 

 

阿拉贡苦笑一声,伸出手把精灵烦人的爪子打开,“做人君可是很累的。何况我都快上年纪了。”

 

 

这不是一个十分轻松的话题,于是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莱戈拉斯就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弯着腰与阿拉贡贴的很近。阿拉贡只需要抬起眼就能细细数清楚精灵眼睑上微微颤抖的睫毛数,天赐的圣颜还是漂亮的惊心动魄,于是他叹口气,手指抚上莱戈拉斯的脸颊。

 

 

“你呢,精灵们最近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发生了吗?”

 

 

精灵在他的抚摸下温顺的低着头,带一点亲昵的轻轻磨蹭带着老茧的手掌。他看着莱戈拉斯干脆半跪下来,枕上自己的膝盖。

 

 

他不答话,那阿拉贡也不愿意再次深究。每个君王都有自己的烦恼,而不是每一种苦恼都可以向友人倾诉。带上人皇沉重的冠冕,他心中也免不了几分帝王心思高深莫测。便是一起冲杀过的战友,在君臣之别间也需想自己下跪敬礼。于是就这样无形的隔阂拉开,就再也回不去洛汗与刚铎血脉相交的友谊。幸是精灵与常人不同,阿拉贡放松的把手插进莱戈拉斯柔顺的长发里,抚摸到林间的花香与草笑,小鸟的鸣叫。他把眼睛闭上,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莱戈拉斯站在白城之中,圣白树的树下。他和金雳一起站着,默默无言的看着远处忧心忡忡,低声哭泣的侍女和医者。

 

 

“你不想进去看看他吗?”

 

金雳粗声粗气的问,他与莱戈拉斯关系好了这么多年,心里对他们两个若有若无的暧昧心知肚明,却不明白为什么精灵不愿意再见人皇最后一面。

 

 

莱戈拉斯只是沉默,他的身形挺拔而俊俏,就如同一百多年前出征护卫魔戒时一样。而他的眼前确实是闪现了和阿拉贡认识的一幕幕,一次次曾经。他看到那个英俊的游侠在疾风里奔驰,那个沉稳的君王带领自己冲杀在帕兰诺平原青黄的草地上,伊兰迪尔之后加冕之时,白树簌簌的开花,花瓣洋洋洒洒飘下。莱戈拉斯把手抚摸到圣白树,这课白树不会枯萎,可是自己也看不到它再次开花了。

 

 

 

最后他眼前看到了初见的阿拉贡,他就那样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张开手臂。

 

 

 

突然他感觉到白树好像震了一下,而他霍地抬头。与此同时丧钟长鸣,表示着人类最伟大的伊力萨王已经西去。

 

 

莱戈拉斯感觉自己心里好像突然轰隆一声,有什么东西彻底塌陷,碎掉不见了。眼前的阿拉贡冲他最后一次的笑,然后收手,转头,毅然决然的走向曼督斯的殿堂。

 

 

精灵就那样静静的站着,目送阿拉贡走远。然后他转头对金雳说:“走吧,我们也该启程了。”

 

 

END


【一拳超人】【主埼杰】心脏线(含水龙单箭头)(老师万人迷)

*作者死攻控 老师永远万人迷

 

 

*洁党请自我斟酌

 

 

埼玉咬着筷子,仇大苦深的用力瞪着眼前的电磁炉,眉毛紧紧锁在一起,嘴巴把筷子咬得嘎吱嘎吱响。寿喜锅里还漂着最后一片牛肉和一串金针菇。都是很好吃的东西,牛肉多汁而金针菇鲜嫩,在锅中氤氲的白汽里起起伏伏。

 

 

振作点啊埼玉!他在心头痛骂自己。为人师怎么可以如此贪婪,想要把最后的食物全部独自吞到肚子里,岂不是误了师父的尊称?!然而那片牛肉看起来非常好吃,煮的时间正好,像是灯光里半拢轻纱的美人,鲜华娇嫩巧笑倩然。他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又抬眼偷偷去瞄杰诺斯的碗。果然里面只有很可怜的几块豆腐和蔬菜。

 

 

人造人可以少吃点东西,说不定杰诺斯可以靠喝汽油维持能量呢。埼玉徒劳的安慰自己,妄图减少自己偷吃最后一块肉的心里负罪感。于是他抬起筷子,漫不经心的左右四处看,瞅瞅乱七八糟的暖桌和堆了一堆光碟的电视机,一面慢慢地伸向让他心旌神摇的猎物。

 

 

哗啦———一声,他的筷子准确无误的插进了已经什么都没有的寿喜锅水,溅起不小的水花。

 

 

埼玉迅速低头,惊愕地看向空无一肉的电磁炉。然后马上抬头,正好撞见杰诺斯夹起那块牛肉,伸手放到他碗里。

 

 

“老师您快吃,要不然就煮老了。”

 

 

人造人微微抿起嘴巴,严肃的督促对面略微呆滞的光头吃东西。

 

 

埼玉愣愣的收回筷子,低头看看现在温顺的躺在自己碗里的小美人。真的是上好的肉啊,他不得不再次感叹。但是吃白饭耍无赖样样厚脸皮的英雄也有会害臊的一天。他放下筷子咳嗽一声,做最后一次可能假惺惺的推让。

 

 

“杰诺斯你不吃?我看你没吃什么东西嘛。”

 

 

坐在对面的青年眼神瞬间亮了,像是被主人好好爱抚过的毛茸茸大狗,尾巴刷拉一下翘在空中摇来摇去。埼玉看着杰诺斯啪得放下筷子,雪亮雪亮的眼睛直视自己。

 

 

“老师您吃!我一切都没有关系!”

 

 

洪亮得嗓音在狭小的屋子里震耳欲聋,埼玉吓得差点没一哆嗦。于是他理所应当的不再推迟,快快乐乐的把最后一块寿喜牛肉塞到嘴巴里。

 

 

有这样的弟子可真是舒心。埼玉心满意足地喟叹,鼓起嘴巴享受美食。当初收下杰诺斯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买东西打扫卫生都有了帮手,就连暖床的都不缺了。

 

 

然后他的思绪突然一下被拽远,拽到那个炎热闷湿的体育馆下午。在奄奄一息的英雄们面前,血流成河的普通人尸体附近,残破而狰狞的怪人残骸之间,他被只剩一口气的水龙恳求拜师的下午。

 

 

他当时怎么想的来着,虽然是一口就断然拒绝,心里也丝毫没有起波澜,但是如果躺在那里半死不活恳求的是杰诺斯会怎么样?虽然埼玉知道自己的答案八九不离十不会变,但他还是心里有风拂过,波动水面涟漪几重,最后还是归于一片平静。

 

 

埼玉嗤笑自己想的太多,他把满嘴的牛肉咽下,大大咧咧的就地往后一倒,咚——一声死猪躺在地板上,打出响亮的饱嗝。

 

 

他用脚踹踹自己的徒弟:“我来收桌子,你去把碗洗了吧。”

 

 

他看着杰诺斯温顺的答应,然后开始低头收拾老师改的收拾桌子。对于这种自揽家务活的事情埼玉已经见过无数次,那他也乐得清闲躺在地上哼小曲。把胳膊枕到脖子下,无所事事的英雄抬头看掉在顶上的灯,灯光明亮晃来晃去。

 

 

埼玉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翻过身子去瞅杰诺斯的背影,人造人现在正在把碗搬到厨房。埼玉脑袋里一闪而过“如果我不是这么强杰诺斯还会拜我为师吗”的可笑念头,但是下一秒他就弯起嘴角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其实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自己吃饭自己洗碗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也已经感情退化到不会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会更温暖。就像他现在侧头看杰诺斯洗盘子的身影,也只是有稍稍些许情绪的起伏,但是随之又埋葬在一望无际平静的大海深处了。

 

 

于是他扯起嗓子喊:

 

 

“杰诺斯!今天晚上睡觉前把自己捂热了,我可不想在半夜醒来摸到冰凉冰凉的金属棍!”

 

 

他听到杰诺斯好像说了些什么。但是他没有听清,也懒得去问。埼玉重新换回平躺的姿势,他伸出手去抓头顶的灯光,黄色的光芒从指尖倾泻而下,没有温度也没有形体。

 

 

虽然一个人睡觉也不会冷,两个人在一起还是会稍稍热一点的。

 

 

 

 

当水龙终于见到传说中“埼玉的弟子”的时候,他正单挑完了几个怪人。然后突然感觉背后轰鸣声响,一回头发现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扎掉了正准备偷袭自己的怪人的半个脑袋。

 

 

“你就是杰诺斯?”

 

 

他有点好奇的打量,不可否认眼前的人有很强的实力,毕竟改造人在科技方面的优势不容小觑。他还有着英俊的脸庞和挺拔的身姿,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水龙有点酸溜溜的想,要是自己老师是埼玉,他一定不会比这个人差。

 

 

他看到杰诺斯短暂的点了一下头:

 

 

“你是水龙。老师提起过你。”

 

 

然后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毕竟都是心高气傲的人初次相识,也没有谁愿意搭下脸来去套话。更何况水龙知道跟前这个人和自己想往的那个英雄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也曾经听说别人看过这对师徒稍带暧昧的举措。所以现在的他别扭的把脸拐向一边,压制住心里阴阳怪气的酸泡,不想说出失掉尊严怨妇一样的挖苦。

 

 

“——那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今晚和老师约定要去超市特卖的。”

 

杰诺斯打破这个沉寂,他欠欠身转身想走。

 

 

“——等一等!”

 

 

水龙突然喊出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看到人造人略带不解的回过头,而他张口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

 

 

“——埼玉是没有心的你知道吗。”

 

 

他有万千波澜,情绪像大海高山,但是开口闭口,水龙只能干巴巴的挤出这样一句话。

 

 

“他救我的样子,他拒绝我的样子,我看到他的眼里没有光。他只对于救人有着不一般的执着——至于救下来的是谁,死去的又是谁——他不在乎。”

 

 

“他拒绝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无所谓拒绝的是什么人。他对于别的‘人’根本没有兴趣,就算你和他如此亲近,但其实换一个人做他弟子,埼玉也会是一样的态度的。”

 

 

水龙口干舌燥,他舔着泛起死皮的上嘴唇,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口都要裂开了。他都快要支撑不住自己,埼玉坚韧的冷漠的脸在他眼前划过,那是一种看淡众生的高高在上。

 

 

“——我知道啊。”

 

 

水龙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到杰诺斯面对自己,神色淡然又平静。

 

 

“我知道老师没有心,或者是他的心已经在慢慢丢失掉了,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他如果想知道心是长什么样的,我挖出来给他看不就好了。”

 

 

 

END

 

 

 

  


【第五人格】【杰医】黑狱(1)(心黑手辣典狱长x女囚)

*都是疯子


*血腥暴力家常便饭



 

第一章

 

 

黑狱,无主之地,法外囚徒狂欢的天堂。

 

 

这个国家的治安一直以来隐忧不断,强盗与小偷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哭声和尖叫随时有可能在午夜时分同时响起,而充斥着腐烂与颓靡的国家早就无能为力施以正义的惩罚,于是不知道哪个聪明的政治家一拍脑袋:我们造一座巨大的监狱,把所有恶棍流放,让他们自相残杀吧。

 

 

于是黑狱应运而生,这座关押了世间极恶之人的囚牢由一个谁也看不见,听说无法无天的罪人管理。在他的手中,这座监狱成了大佬的极乐土,用弱小囚犯的鲜血和脑浆灌注的醉生梦死的理想乡。毕竟正义缺乏的这里拳头为王,拿着高薪的狱警只会在弱小的可怜虫快被打死的时候装模做样的走过去劝架:“别打了以和为贵。”然后在大佬们嗤之以鼻的嘲笑声里耸耸肩,缩回墙角去和同事谈论哪个妞的屁股大,哪个小白脸看起来比较好操。毕竟处理死者尸体的脏活自有人干,他们还能从大佬们的手上拿到大笔的贿赂。若说腐败之下领导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他们干脆都已经瞎了。

 

 

当然了,黑狱是不分性别的。于是大部分女人在这里都沦为了玩物,也有少数个别踩着情人的头骨上位。

 

 

艾米莉擦掉脸上沾的那个男人的血,伸脚把他的断手踢到一边,拿起自己刚刚放在钢桌上的餐盘,里面的面包都被溅上血。于是她嫌弃的撇撇嘴,把手术刀放到餐盘上,叮当一声响,然后在食堂的一片死寂里慢慢转身,窈窕的走到另一张餐桌,对着坐在那里双目圆睁,已经呆滞掉的囚犯笑颜如花的问: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那张桌子已经全被血溅透了。”

 

 

然后她就自顾自的坐下来开始享用自己可怜的午餐,不顾旁边的那位好像电击一样全身抖动一下,然后咿咿啊啊嘟囔些不清不楚的言语。

 

 

就在她刚刚走过来的地方,被她废掉的那个男人还在抽搐,小臂整个被人削掉,下体神秘失踪,他小巧的老二静静的躺在不远处的血泊里。哦,他好像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了,不仅他的人还有他的下体。

 

 

艾米莉眼光微闪,好像看不见呆滞的食堂一般慢条斯理的吃着冷掉的火腿罐头,拿着小勺一点一点刮干净里面的所有像肉一样的东西,她清楚自己需要能量。她边吃边观察那个半截命都被削掉的男人,听说他好像是这个区某个大佬的副手,也许是地位不凡和昨夜的啤酒让他雄心吃了豹子胆想来碰自己吧。

 

 

她感受到食堂在几分钟的冷凝之后渐渐回暖,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又重新到达人声鼎沸的巅峰。犯人们来来往往倒汤拿盘子,对于地上渐渐冰凉的尸体视而不见。但是这些喧嚣有些过头,还能感受到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打落在身上。里面不乏探究,震惊与好色。她自知容貌姣好堪称倾城美人,也不知道现在有多少男人想把她扒光了往床上一扔。

 

 

怪恶心的。于是想到这里艾米莉咧嘴一笑,笑得寒气森森冷光流窜,她偏头冲着旁边人吹了声口哨:

 

 

“嘿帅哥,认识我是谁不?”

 

那个年轻男人顿了顿,放下手里的面包转身看她。

 

 

“我知道他们怎么说你的。西区新来的美女,水蛇的身段和曼德拉的手法,就算是西区也没有几个疯的像你一样的——”

 

 

他突然自知失言,把没说完的话急刹车一样吞回肚子里,但是已经晚了,他看到眼前的女人眼睛越来越亮,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然后她尖声笑起来,仿佛惨叫笑的歇斯底里,她美丽的脸庞如同蛇一般扭曲,高亢的大笑好像要把天花板穿破。

 

 

毫不意外,尖利的大笑迅速吸引了四周磁铁一样的目光,探照灯刷拉刷拉的打下来,其中不乏几个心狠手辣站在高位的囚犯带着冰霜的眼光。看的他心中一凛冷汗差点没地下来,于是他迅速敲了敲桌面,压低声音问旁边艳丽的女疯子:

 

 

“你不要命了?!”

 

 

艾米莉这才渐渐止住笑容,用长长的红指甲拭掉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漫不经心的吹一吹。她把手指移到头发上,慢慢的卷着瀑布一样的长发,一边斜着眼看警告自己,紧张到脸上刺青都隐隐变白的青年。

 

 

“听说这样的女人才够劲,不是吗?男人都喜欢野马一样的女人。”

 

 

眼前的囚犯又打了一个哆嗦:“你长成这张脸,爬上大佬床的方法千种万种,干嘛笑得跟个疯子一样?”

 

 

艾米莉不搭话,扭过头,虚着眼看着姗姗来迟的狱警怒气冲冲的往这张桌子走,看来自己刚刚杀了地位不一般的人哪。

 

 

她在狱警靴子重重踏在自己鞋跟前的一刹那迅速变脸,仰起头露出一个举世无双的甜美笑容,然后把双手乖乖的举起来被拷上手铐。她眼尖的看到狱警的脸抽搐一下,把握着电棍的一只手松开。他狠狠的拽了一下艾米莉,把医生拽的差点没摔下椅子。

 

 

“跟我走。你个欠干的贱货。”

 

狱警冷冷地开口,但是最终没有动粗。

 

 

于是艾米莉见好就收,温顺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在起身的一瞬间低声对身边的囚犯冷笑:

 

 

“傻逼,谁想爬囚犯的铁架子,我瞄准的是典狱长的床。”

 

 

然后她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在那个男囚震惊的眼光里被狱警推走。

 

 

TBC



快乐短小

【第五人格】【杰医】黑狱(心黑手辣典狱长x女囚)

 

 *随缘填坑六月之前肯定完不了

 

 

*WARNING: explicit violence and sextual sceneswith a lot of dirty words

 

 

序.

 

 

罗伯特看着那个女人走下车,手上脚上皆是镣铐,她潇潇洒洒的弯腰从车里钻出来,随后被四面八方围着的警察一拥而上。州立监狱的铁门隆隆打开,嘎吱嘎吱在耳膜里划出刺耳的摩擦声,那个女人神情自若的转过身,开始抬脚往监狱里走。她走的一只脚深一只脚浅,被脚链铐住的细细脚踝上有一道道红痕,但是她就那样不卑不亢的往前走,把蓄势待发虎狼相视的警察弃之脑后,在路过监狱大门的时候,还扭过脸来对罗伯特嫣然一笑。

 

 

罗伯特·纽卡曼心跳加速,像被电住一样傻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被围拥着越走越远,背影窈窕身段曼妙。

 

 

他舔舔嘴唇,问旁边的同事:“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她了?”

 

 

正在玩手机的保安抬眼瞥了一下他,眉毛扬起来:“你看上那妞了?不会吧老兄。”

 

 

他惊讶的吹出一声口哨:“还要我提醒你她是什么货色?干,那可不是你能掌控的住的马子。”

 

 

随后他把正在摆弄的手机推到罗伯特前面,是上个星期有着血淋淋大字的红色头条:

 

 

美女变态杀人犯终究获刑,到底是社会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培养出这样令人呕吐的反人类?

 

 

罗伯特已经看过这条新闻很多遍了,毕竟大街小巷所有人都以这桩令人震惊的案件作为谈资。但是他还是接过手机,认真的往下滑动。同事从椅子上站起来溜到他背后,拍着他的肩膀啧啧称叹:

 

 

“艾米丽·黛儿,原名莉迪亚·琼斯,是本地著名富豪琼斯夫妇的独生女。以优异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并且开设自己的私立医院。”

 

 

“医院专职妇女类疾病,颇有威望。直到最近一系列的黑户人员失踪,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那家医院。”

 

 

“调查发现有将近二十名孕妇在手术台上惨遭迪莉娅·琼斯杀害,内脏和头颅均不知去向。子宫被掏出,所有婴儿都以被令人发指的方式泡在培养皿里面。”

 

 

报道接下来用令人难以置信的细心笔墨和精彩绝伦的文笔详细描绘了琼斯小姐的作案手法,和她奇奇怪怪的人体器官收藏品。罗伯特感觉内心翻涌起一股厌恶,他并不想详细去看,于是他唰拉唰拉翻到报道的最低端,是迪莉娅出庭审的照片。

 

 

和他刚刚看到的是一模一样的美丽,画面上的女人穿着橙红色的囚服,明亮的颜色映衬出她发如蜜肤如雪。她正偏着头,手撑在脸颊上,眯起眼睛听律师替她辩护。镜头是从她侧面拍的,而这一瞬间光影打在她的鼻梁上,把这个女人的脸一半埋没在阴影里。

 

 

罗伯特愣愣的看着这张图,脑海里不断闪现她刚刚昙花一现怒放的笑,他不由自主的抿起嘴唇,感觉喉咙干咳想要喝水。

 

 

“你他妈的傻了?”

 

 

手机被同事劈手夺下,他正惊异的看着罗伯特,表情阴晴不定。

 

 

“这婊子是个疯子,心理变态那种!长得再好看也没屁用!”

 

 

说完他还讥讽的瞥了一眼眼前这个体态颇肥,长相中庸的狱警。“就算她有屁用又管你什么事?你下辈子重新投胎都操不到这个女人的逼。”

 

 

罗伯特勃然大怒,想要拍案打起狠狠给这个同事来一拳,但他只是紧紧的握紧拳头,怒瞪着对方,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TBC



脑洞 就先放个序 有灵感了接着往下写


【漫威】致史蒂夫·罗杰斯的赞歌

*配合BGM:When Its all over by: Raign 食用最佳

 

 

 

——你的过去壮丽巍峨,你的将来平静无波,也许你有一天会化成风沙里的尘埃,在星空里回眸山河永阔。

 

 

 

这一切都起始于1918年7月4日的那个下午,呱呱坠地的瘦弱男婴被命名为史蒂夫的一天。他的一生将会在辉煌和波折里熠熠生辉,被时间和世界锤炼成一颗闪耀的钻石,但是当时的它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这个金头发的小婴儿现在只知道哭着找妈妈喂奶。

 

 

十几年后他长成了一个同样瘦弱的青年,蓝色的眼睛比稻草颜色的头发更加清澈耀眼。这个男青年唯一的梦想就是为国参战,他挚爱永远自由的理想

 

 

这是美国队长的编年史,我们熟悉的那个男人看上去无法摧毁,双肩有挑起倾斜天空的力量。他有着战火洗礼后的沧桑,流离坎坷的风霜,他勾起嘴角笑的时候看的到时光在笑纹里堆积发酵,但他的蓝眼睛永远闪光,里面是从来没有变过、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强。

 

 

我们从来没有办法得知史蒂夫的内心,他在拿起盾牌的时候是美国队长,也只能是美国队长。他承载了很多很多人的希望,多到会把一个平凡的人类逼疯,因为他们从此可能会失去自我,迷茫在众人所想要他们去的地方。

 

 

这就是我爱史蒂夫·罗杰斯的地方。他从来就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要什么。当然我们不是没有见过他的迷茫,冰封七十年在二十世纪不认识的车水马龙中清醒,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有满目疮痍的过去和累累的一身伤疤。他所爱的佩姬已经嫁为人妻,成为别人的太太孩子的母亲,而他能做的只是为她扶灵。所以他跑步,他拳击,一点一点摸索自己不了解的互联网的未来,把血和泪的曾经的打碎了往肚子里咽。我思考过他不会崩溃吗?会不会像常人一样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泪洒枕巾?

 

 

我们无从知道,但是他站了起来。

 

 

Because You gotta move on.

 

 

就这样他走过春夏秋冬,被坏人打倒,再打倒坏人。没有人打得过他,也没有人打得过他。他找回自己的使命找回自己的过去,又在未来的街头找到迷失的好友。他慢慢地把支离破碎的自己找回来,史蒂夫·罗杰斯清楚地知道谁都可以成为美国队长,He is somebody with the shield.

 

 

所以我一点都不会奇怪他穿梭在时光的洪流里,看到未来看到结局,最终和佩姬在客厅里翩翩起舞。那个女人把头靠在他肩头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他选择带着笑意和她老去。

 

 

这对于巴基有多残忍呢?看着生死之交的好友转瞬就皱纹爬满双眼,和史蒂夫看到年迈的佩姬心情是类似的吧。当然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只能从他脸上品味悲欢与离合。

 

 

最后的最后,史蒂夫·罗杰斯有了他梦想的一生,只留我坐在电影院里泪流满面。当灯光亮起,主题曲喧嚣,小号声震彻,本来沉浸在故事中无法自拔的我,却被扫地大妈一扫帚拍过来:醒醒,这电影没有彩蛋。

 

 

于是我大梦初醒,抓着杨枝甘露匆匆忙忙离席,心里开始盘算叫多少钱的出租车回家。但是我坐在车里的时候就又开始做梦了,我看到史蒂夫的笑脸映在夜空里,于是暗暗祝愿他一世安康。

 

 

END


想说的话都在这里了,foever ship team Captain America

【雷霆沙赞!】【Billy/Freddy】论冰淇淋的润滑作用 (擦边车/搞小男孩)

大概被吞了八百遍 选择再一次试试石墨


https://shimo.im/docs/PlQL61Q2Kv4ftaki/ 《【雷霆沙赞!】【Billy/Freddy】论冰淇淋的润滑作用  (擦边车/搞小男孩)》,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第五人格】【杰医】囚徒困境 (终)(心里不正常绑架犯x白切黑医生)

*后半段涉及血腥内容 园丁粉不要看 小孩子不要看 心里承受不佳不喜欢血腥场景的不要看



*作者喜欢昆丁 看不了暴力美学电影的可能接受不了



*BGM:Reis Glorios---by:Estampie (听着看会比较有美感)



等艾米丽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站在她用身体交换好不容易逃出去的铁门之前,身体贴着墙壁不断的发抖。她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肩像是在隆冬九月,听到窗外平原上冷风呼啸,有千尺冰棱拔地而起刺穿胸骨,她的胸骨现在正在朝外淌血,像染血的红旗在挂冰棱上挥舞。

 

 

好冷。

 

 

恶魔就站在她身后,慢条斯理的等着。他手上拿着之前杀死医生的大剪刀,上面沾的血迹来不及擦干净,凝结成一块块深红色的颜料,泛着狰狞的腥味。艾米丽闻着这个味道,头晕目眩想要呕吐。这个味道把她拉回了很久很久的曾经,她看见鱼贩子从水箱里抓起一条鱼毫不留情的一把摔在地上,“啪”的一声鱼的内脏在地上四分五裂,皮肉却保存完好。鲜红的血水渐渐从那条鱼的身下渗透出来,一点一点流进暗青的地砖里,鱼还在张着嘴无力的吐泡泡。她就那样冷眼站在旁边看着鱼被摔死,周围也是弥漫着这股腥臭腥臭的味道。

 

 

她现在就是案板上的死鱼,任刀任刮随君处置。原本以为出卖肉体可以换的一线生机,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地狱的门里,此时刻耳柏洛斯就在耳边嚎叫,垂涎她的项上人头。

 

 

他好像在背后欣赏她的颤抖,看着这个他爱抚过得脊背在没有风的光下颤抖成漂亮的花。单薄的裙子遮不住她瘦弱的骨骼,突出的肩胛骨像是随时会长出翅膀飞向自由。但是她张不出翅膀,于是他好心的走上前,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之上,再顺着脊梁骨一路慢慢抚摸下去,在她腰上慢慢地花圈,是给家猫顺毛的动作。

 

 

“怎么了,推不开这道门吗?”他声音轻柔,但是却像深秋的炸雷在艾米丽的耳边响起,“快去吧,我的小剪刀都要等不及了。”

 

 

艾米丽感受到那柄剪刀已经深深的抵在了她的背后,刀刃扎进肉里,尖利的疼痛随着脊椎炸裂大脑。她浑身打哆嗦,慢慢伸出颤抖的手,那只手颤抖的跟帕金森一样。她把手抵上了门。

 

 

“嘎吱——”一声,门开了。

 

 

随着大门开合迫不及待涌出来的,是一股难闻到极限的腐臭味,像是市场放了两个星期没人买的烂肉,化脓的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艾米丽毫无准备措手不及,被呛得倒退两步,弯下腰不停的咳嗽。

 

 

杰克好像闻都闻都闻不到这股味道,他一只手扶住医生的背,另一只搭在她肩膀上,扭钢丝一样用力把她的背扳直。他把如同虾米一样蜷曲的医生硬生生扳开,然后钳住她的脸颊,把她的头掰向地下室的方向。

 

 

艾米丽惊恐的睁大眼睛,地下室和她之前出去时候的样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她看到长长的一根绳子从垂下,把艾玛伍兹双手绑起高高的吊着,脚尖点不到地,她就像是麻花一样无力的在空中扭动,双脚胡乱的踢来踢去,被胶带封住的嘴微弱而无力的呜呜着。她旁边的绳子上垂挂着已经被肢解的人肉,这边一条大腿那边一条手臂,像是风干肉一样一条条的挂起来,园丁的眼前就有一只白惨惨的胳膊晃来晃去。

 

 

有昏黄的灯光从顶灯照射下来,把人肉都蒙上一层浅黄的光晕。

 

 

这是一个精心布置的舞台,那些肢解的肉条都是衬托的观众与鲜花,只为了接下来的精彩表演欢呼喝彩。

 

 

 

艾米丽突然明白了什么,她恐惧的瞳孔紧缩,拼命的向杰克那里看去,但是她的脸被他的手牢牢的钳住,她只能惶恐的将视线四下游移。惊慌就像是恶鬼卡住喉咙,窒息感如影随形。

 

 

于是她努力的疯狂扭动脑袋,杰克像是察觉了一样把嘴巴凑到她耳边低声呢喃:

 

 

“怎么样,满意我给你布置的舞台吗?”

 

他随后松开卡住医生的手,把她往里狠狠的一推。

 

 

艾米丽连滚带爬的跌落到几节台阶之下,摔的眼冒金星,差点没把骨头折了。她随后被杰克扯住衣领,大力的拽起来,强迫的看向艾玛的方向。艾玛·伍兹也发现了地下室过来人,于是她呜呜呜叫的更大声了,疯狂的在空中踢腿,把身子扭拽着拉扯着。

 

 

“她认出你了呢,”杰克满意的对她呢喃,“你的美丽朋友生命力真的很顽强,都这么久没有进食还是活力满满。”

 

 

他拉着她往前,像是拖着一滩泥浆。他把医生拽到艾玛·伍兹的面前,让她们面对面。他看到医生面如死灰,扑簌扑簌的打着抖,她的眼圈青黑青黑,眼睛里面是被斩去翅膀的惊弓之鸟,在角落里鲜血淋漓。

 

 

他微笑着看着这一幕,手抚摸上医生的脖子,他安抚性的摩挲着那一小片皮肤,就像是天父安慰初生的天使长。他慢慢的温柔的抚摸着艾米丽,感受到惊恐的女人在他的手底渐渐平静下来。折翼的小鸟被刽子手抓在掌中抚摸,失措的它只能依靠唯一的温暖。

 

 

良久之后她抬头,柔顺又悲哀的看着他,湿漉漉的双眼现在盛满了破碎满地的星光。

 

 

“我一定要这么做吗?”她脆弱的问。

 

 

杰克的笑意淡下去,他把手指轻轻挪到医生脖子上青黑的手印,仔仔细细的贴合在不久之前他掐出来的印子上面。他看着恐惧又如同雾气开始在艾米丽的脸上弥漫,她就是他手心里的羊羔,如赤子稚嫩像处女娇弱,随便一握就像沙尘在风里飘散。

 

 

他温柔的开口,循循善诱。

 

 

“很痛对不对,窒息而死的感觉,你并不喜欢被卡住脖子吧?”

 

 

他注视着艾米丽,看到被掐住脖子的女人迅速摇头,咔咔咔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轻柔的将一根手指竖在她嘴唇上,“嘘。乖乖。”

 

 

他用另一只手把她拥抱在怀里,顺着缎子一样的长发向下梳直:“但是总有人要死,对不对。不是你,就只能是你的漂亮朋友了。”

 

 

“甜心,做个好孩子,不要让我失望。”

 

 

杰克感觉到艾米丽在怀里发出绝望而凄楚的呜咽,于是他很有耐心的等待。他把艾米丽稍稍分开一点,直视她翻涌着挣扎和悔恨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面一团一团涌现出来曾经和好友的回忆,但是被看不见的黑雾遮的严严实实。他愉快的欣赏着这荒诞的美,看到人类本性的求生欲在她的眼里开始占上风,自私的玫瑰花越开越娇艳,恶魔的手指把她往罪的泥潭里拉,白鸽挣扎着褪去羽毛,一片片落下爱与生的神誓,渡上洗不掉的地狱的明日。

 

 

钟声长鸣,她一点一点抬起头,眼底终于看不见了任何光彩。

 

 

“把刀给我。”她如是说。

 

 

杰克的眼里绽放出惊艳,他兴奋到有点颤抖,差点握不住剪刀。他把剪刀递上去,艾米丽蹙起眉毛。

 

 

“我不要这把,”她声音带着淡淡的凉,“我想要切肉刀。”

 

 

她拿到她心爱的刀,再次转过身,面对着呜呜咽咽呻吟的艾玛·伍兹。她感觉现在眼前好像蒙了一层黑黑的布,再也看不见悬挂的人,曾经的好友,看不见手术台上救死扶伤的自己。她只看得到一头待宰的猪,被长长的绳子吊起来。

 

 

猪是不需要穿衣服的,她冷漠的想。于是她拿着刀,一条一条的把眼前的衣服划成布块。零落的落在地上。然后她接着举起刀,小心翼翼的从肋骨两边割下一片肉。

 

 

艾玛·伍兹瞬间疯狂的大叫起来,她被蒙住的嘴里迸溅出凄凉的不像人类的惨嚎,把艾米丽吵得头晕目眩。她冷下神色一耳光扇了过去。

 

 

“安静,吵死了。”她冰凉的说。

 

 

艾玛的脸被扇到偏过去,有血丝从胶带的缝隙里面慢慢渗下来。她终于不吵了,但是两只脚还是不听话的乱蹬着。艾米丽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腰,把她的小腿拉到手里。

 

 

咔擦两声之后,那两只腿无力的瘫下来,像是面条从手里滑落,软塌塌的垂下,蚯蚓一样诡异的吊在空中晃来晃去。艾米丽抬起头,园丁已经没有力气喊疼了,她有气无声的把头从一边偏向另一边,眼泪水一颗一颗的砸出眼眶。

 

 

“为什么要哭呢?”

 

 

艾米丽凑近她,做梦一样的小声呢喃着,“能被天父选上作为祭品,不是件光荣的事吗?”

 

 

啊,她终于明白,她即将做的一切,都绝对不是屠杀,而是有着圣灵意味的献祭。只有献出染红的葡萄酒才会是是圣父在上愿意亲吻的子民。于是她把刀尖朝下,开始慢慢割开她的大腿。

 

 

一刀一刀,白嫩的皮肤割开是血红的肉,新鲜至极还在微微颤抖,再一刀下去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她错不及防被溅到脸上。艾米丽满不在乎的抹下脸,专心致志片肉。很快这条大腿开始见到森森的白骨,她把刀戳进去,剜出来带血的肉沫,抖落在地上。

 

 

这期间艾玛·伍兹不知道昏过去多少次又清醒多少次,她被泼了一桶桶的冷水,后来冷水都不管用,艾米丽只能拿出食盐在她的残损的伤口摩挲。就这样奄奄一息的女人又像被触电一样猛烈弹跳起来,鲜活的如同刚出水的虾米。

 

 

等艾米丽把两条腿都片完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脚下已经堆起来了很高的一层肉片山,还有小碎屑不断的滚落。现在园丁只剩下出气多进气少了。她于是遗憾的把小刀放下,转身拿过来杰克的大剪刀。

 

 

她先是站在两步远的地方欣赏自己的杰作,“真是漂亮啊。”她感叹,又对自己即将破坏这一美丽景色生出莫名其妙的遗憾。艾米丽·黛儿抬起剪刀,张开两道刀刃,对着艾玛·伍兹的肚子剪下去。

 

 

噗嗤——一下,鲜血从破开的大口飙射而出,成放射状喷在远处奶白的墙上。肠子肚子接着稀里哗啦流出来,带着各种各样混合的东西流了满地,把肉片山都推动一下,那堆肉支撑不住,都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内脏和血泊里。血液流的越来越远,小溪潺潺的蔓延到房间的那一边。

 

 

就算身为医生,艾米丽还是被人类死亡时候能够放出来的血量惊呆了。她现在去看园丁的脸,上面死灰一片已经再没有生气,蜡黄蜡黄的脸上眼球突出,里面凝固着恐惧与疼痛,表情扭曲,丑陋的摆出对于死亡最原始的恐惧。但是艾米丽对于这一张脸毫无兴趣,她举起剪刀开始剪她的尸体。咔擦咔擦。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剪掉园丁的关节,现在只剩下两只手还被绳子绑住悬挂在空中,手肘下空荡荡一片,曾经属于艾玛·伍兹的零碎肉块胡乱的瘫在地上,她的头颅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另一边。

 

 

艾米丽·黛儿终于收手。她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墙,不知道什么时候松手,剪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她现在满头满脸都是艾玛·伍兹的鲜血,但是她已经完全不在意。事实上她什么都不在意了,从刚刚开始医生就觉得自己已经失明,她眼睛前面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她看不到地下室,看不到肢解的园丁,也看不到、闻不到满屋的血腥,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她听到后面有人绵长的呼吸声,为什么后面会有人?她把头迷茫的转过去,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她却在身后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站在光里,天父在圣光里对她微笑,向信徒张开臂膀。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像盲人夜行,跌跌撞撞的扑到上帝的怀里。

 

 

她祭奠过死亡,目睹过黎明,献出去鲜血,她终于找到她的道。

 

 

“我的主啊,带我走吧。”

 

 

杰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轻轻的嗯了一声。

 

 

 

 

震惊了整个城市的,是那天在郊区突然烧起来的一场大火,火势铺天盖地硝烟呛人,从不知名的角落熊熊燃起,消防员成功扑灭的时候已经烧毁了六七个街区。他们在最偏远的地方发现了一栋已经被烧的只剩下骨架的建筑,那栋别墅是远近闻名的鬼屋,据说曾经住过一户贵族,但是家道中落后来只剩下一个老头和他极小极小的儿子。那个老男人只会喝酒打小孩,打到后来小孩看所有人的眼神都是怨毒的。最后那个老男人突然暴病而亡,就死在那栋房子里,后来别人也再也没见过那个男孩,这房子就成了没人敢去的怪谈之所。

 

 

有关人员在尘埃和沙土里找到了被烧的快烂掉的人类头骨,拿回去化验发现是城里一名园艺师,艾玛·伍兹。艾玛小姐不久前神秘失踪,警方曾倾尽全力都没有找到。

 

 

和她一起失踪的是著名的美女医生,艾米丽·黛儿,有人推测医生也在那栋房子里遭到不幸,却没有人找到她的遗骸。后来随着调查深入,他们在花园里,相隔不远的仓库里找到数量惊人的人骨,后来查证后无一不是这座城市曾经不断失踪的人口。有些人被埋到花园的土里,还有些堆放在仓库里,犯罪手法残忍而无情,让警察汗毛直立。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没有人看到那栋房子里有人出来过的痕迹,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从那栋房子前路过。于是这桩案子最终成了悬案,存封在档案馆里让新来的警察时不时翻翻,还有就是变成人们口口相传的又一个都市夜谈了。

 

 

END





【雷霆沙赞!】【Billy/Freddy】论冰淇淋的润滑作用 (擦边车/搞小男孩)

被lof吞了用石墨再传一次


https://shimo.im/docs/S6QPBiPDNn0pJygA/ 《【雷霆沙赞!】【Billy/Freddy】论冰淇淋的润滑作用  (擦边车/搞小男孩)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